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齐鲁传媒网广告位置

探寻新赏 - 张亚东回归太合麦田

2019-08-30 11:22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186)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探寻新赏 - 张亚东回归太合麦田

▲太合麦田音乐总监张亚东

  对张亚东来说,音乐就是工作,而对音乐人的创作,他希望“既是熟悉的,又是陌生的”。岁月不能给音乐带来伤害,什么都没有改变过。《乐夏》结束以后,张亚东做了一个选择,在太合音乐集团年度新赏“Hi There 合·声”现场宣布加盟太合麦田。一个是内地唱片时代的“金牌制作人”,一众乐坛巨星的幕后推手。一个是成立超过20年的标志性厂牌,如今已经发展成拥有十几个厂牌,是内地规模最大的流行音乐公司和版权公司。张亚东和太合麦田的再度牵手更深有意味,这标志着一个行业对内容的坚定信心。

  1、

  过去的十年里,全球音乐行业都经历的翻天覆地的变化。MP3打碎了唱片产业的秩序,流媒体重构了音乐分发模式。音乐行业成了资本逐利的战场,大平台间的江湖地位在版权争夺中洗牌。音乐似乎成了某种附属品,尽管人们对音乐的消费意识正在缓慢地建立起来,事关音乐最本真的创作、音乐的品质与音乐人的理想,却被“爆款”和“流量”挤压。

  今年《乐队的夏天》能从一众综艺中脱颖而出,不止是摇滚老炮们“理想不死”的情操引发共鸣,更多的人重新注意到原创音乐的存在和生命力。人们能重新认识音乐,更加重视音乐,这实在太好了。那个在镜头众目睽睽之下为《New Boy》流泪的张亚东,也还是那个在20年前为朴树制作出他惊艳处女作《我去2000年》的张亚东。岁月在某些人那儿好像停下了脚步,对于音乐品质的高要求和对于原创的热爱,有些人从来都没有变过。

  当“太合麦田”和“张亚东”这两个名字重新交叠在一起的时候,勾勒出的是歌迷记忆中的黄金年代,也意味新的启航。对刚签下谭维维这样流行音乐巨星的太合麦田来说,请回张亚东担任音乐总监这一举动更是对音乐制作品质的承诺,是太合麦田对音乐的坚守。

  2、

  2004年太合麦田正式成立,张亚东就是首任音乐总监。无论“快消品”音乐如何吸金,太合麦田始终代表着音乐行业的某种坚持和不妥协,一种审美上的自省。在那个爆款热曲单月彩铃下载量超过优秀歌手全年专辑销量总合的年代,张亚东就被视作是唱片工业的质量保证。创作者、行业、乃至市场对于张亚东这个名字也一直抱有期待。

  他给王菲、莫文蔚、李宇春、老狼、朴树、艾敬、陈楚生等歌手制作过专辑,再往前追溯,在麦田音乐时代,张亚东和朴树合作的两张专辑历久弥新。朴树写曲很快但是作词速度极慢,只有张亚东能想象得出朴树写出的旋律背后的画面。朴树的《New Boy》浪漫又带着些中二气息,你现在听起来都感受得到话筒那端的那股子骄傲劲儿。

  《浮躁》在当时也被视为是“另辟蹊径”的,他和王菲的合作是乐坛传奇,《只爱陌生人》、《寓言》、《将爱》,奠定了他“金牌制作人”的地位。对音乐制作人的极度推崇是太合麦田的风格,这也不难想象,为什么李宇春在2005年选秀时代横空出世之后签约了太合麦田。

  但唱片时代已经逐渐过去了,包括张亚东在内的许多坚守一份理想的音乐人面临难题:唱片,没有人买了,好的音乐下载平台尚未健全,许多音乐人“出走”到其他领域,在电影或综艺方向作出尝试。也有人固执留下来,进入“没什么可写的,时刻准备着期待着灵感的降临”的状态。

  3、

  音乐人并不缺乏灵感,而是失去了创作的空间,一时找不到自己的舞台。市场的裹挟让做高品质原创音乐成为了“异类”,一切要向流量看齐。张亚东这样的音乐人坦然接受当下的“流量时代”,但是他们一直对“几天做红一个人,一首歌”的模式抱有审视的态度,“不太容易经得住推敲。”

  同样对唱片公司来说,互联网浪潮带来的一切也令人短暂迷惑。固守从前的行业模式已经远远跟不上时代,互联网将音乐人直接推送到受众面前,唱片公司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正在陷入尴尬。

探寻新赏 - 张亚东回归太合麦田

▲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钱实穆

  在这种困局中,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钱实穆认为,太合音乐自从成立以来就一直秉持对音乐的热爱和敬畏之心,他将太合音乐视为这个领域的“耕耘者”。太合音乐集团总裁暨CEO徐毅认为,厂牌与唱片公司的关系应该是有机的,厂牌更充满创作活力,音乐人也用创作定义厂牌,而唱片公司的作用更像是一个家庭,组织与联合这些单打独斗的厂牌,利用自身A&R优势帮助厂牌制作规划,宣发推广。

齐鲁传媒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