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止尽
当前位置:>环球消费网 > 文化 >
环球消费网广告位置

以冲刺的状态跑出决胜的姿态——“三区三州”甘肃深贫区脱贫攻坚报告

2019-09-04 10:07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177) 点击这里在线咨询我

陈二厚 谭飞 姜伟超 刘红霞/文

  开栏的话:

  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是我们党作出的庄严承诺。当前脱贫攻坚战进入决战决胜关键阶段,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省藏区,甘肃的临夏州、四川的凉山州和云南的怒江州等“三区三州”更是典型的深度贫困地区。

  这是令世界惊叹的伟大成就——

  1650万、1232万、1442万、1240万、1289万、1386万……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六年,中国交出累计减贫8239万人、累计减贫幅度83.2%的历史性答卷。

  这是摆脱绝对贫困最难啃的硬骨头——

  “三区三州”仍有172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占全国现有贫困人口的12.5%,贫困发生率8.2%,贫困程度深、基础条件差、致贫原因复杂,可谓“最后的贫困堡垒”。

  “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我们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跨省区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出决胜脱贫攻坚冲锋令。

  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新华社记者深入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和临夏回族自治州采访调研,感受深贫区脱贫攻坚的成就、干劲和信心,探寻脱贫攻坚战的决胜密码。

  奇迹,在陇原大地书写

  从前,马五德有三怕:一怕羊长得大、二怕庄稼成熟、三怕生病。现在,他不怕了。

  8月28日,在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县掌子沟乡白土窑村易地搬迁安置点,村民在凉亭休闲。新华社记者 陈君清

  65岁的马五德,家住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县掌子沟乡白土窑村。以前住的地方,方圆一公里就他一户人家。

  没有路,在家门口看得见县城里的高楼,却经常因为雨雪十天半月下不了山。养的羊要想卖出去,就要背下山,收庄稼也全靠背,生了病能不能来得及送到医院主要看运气。

  “去年搬到这个新村,没花一分钱。”马老汉向记者伸出一只手,摇了摇,眯着眼,“五间房,宽敞着呢!”

  50公里以外,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曲奥乡太阳沟村,藏族青年才多忙着接待一拨又一拨外地游客。半天下来,笑容就没从黝黑的脸上收起过。

  以往,跟甘南许多牧民一样,才多拿着鞭子“赶日子”,总也脱不了贫。2015年,甘南开始发展旅游扶贫。越来越多的牧民放下鞭子,干起农家乐、藏家乐、牧家乐,从“卖牛羊”转到“卖山水”。

  8月28日在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曲奥乡太阳沟村拍摄的一处“藏家乐”。新华社记者 陈君清

  仅仅两年,太阳沟整村脱贫。绿水青山,真的变成了金山银山。

  临夏州和甘南州,同属“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马五德和才多,只是甘肃深贫区脱贫攻坚的一个缩影。

  截至2018年底,临夏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由2013年底的56.32万减少到16.38万,贫困发生率由32.5%下降到8.97%,下降23.53个百分点。

  同期,甘南州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由2012年初的28.39万减少到2.16万,贫困发生率从51.3%下降到3.89%,下降47.41个百分点。

  数字背后,是贫困群众生活的巨大变迁。一座座扶贫车间如雨后春笋从山沟里拔地而起;一个个易地扶贫搬迁点斩断群众的穷根;昔日的“穷山恶水”变成绿水青山,再变成金山银山……

  脱贫攻坚带来的,不仅是这些有形的巨变,还有意义更深远的变革。

  这是更加求真务实的作风——

  在临夏州的白土窑村,记者见到被当地村民亲切称作“小胖书记”的陈登。小伙儿在村里当“第一书记”已经两年。

  8月28日,在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临夏县掌子沟乡白土窑村易地搬迁安置点,白土窑村“第一书记”陈登(左)与村民交流。新华社记者 陈君清

  在联系贫困群众的微信群里,他总是用语音不厌其烦地发布信息。“我联系的贫困户很多是留守老人,打字未必看得清看得懂,让他们多听几遍,就不会误事。”

  这样的细致,是许多深贫区干部的习惯作风。他们长年扎在高原大山和少数民族群众中间,山大沟深不漏一户家庭,山高路远不漏一顶帐篷,为脱贫攻坚奠定坚实基础。

  这是认识不断深化的发展理念——

环球消费网欢迎洽谈合作
争创美好城市
人生赢家
科技报道